3522vip

北魏书: 卷二十九·列传第十

15 6月 , 2019  

殷孝祖、刘勔

吕安国 周山图 周盘龙 王广之

殷孝祖,陈郡长平人也。曾祖羡,晋光禄勋。父祖并不达。孝祖少诞节,好酒
色,有气干。太祖元嘉末,为奉朝请,员外散骑里胥。世祖以其有武用,除奋武将
军、济北太傅。入为积射将军。大明初,索虏寇青州,上遣孝祖北援,受太傅颜师
伯节度,累与虏战,频大破之,事在师伯传。还授太子旅贲中郎将,加龙骧将军。
竟陵王诞据明州为逆,孝祖隶沈庆之攻诞,又有胜绩,迁西阳王子尚郎中、宁朔将
军、南济阴通判。出为盱眙通判,将军依旧。还为虎贲中郎将,仍除宁朔将军、阳
平东平二郡太尉。又迁纽卡斯尔、南郡,将军照旧。

列传第四十六  殷孝祖刘勔

吕安国,宛城彭城人也。宋大明末,安国以将领见任,隐重有干局,为刘勔所称。泰始二年,勔征殷琰于建邺,安国以建威将军为勔军副。众军击破琰大将军杜叔宝军于横塘,安国抄断贼粮道,烧其运车,多所伤杀。琰众奔退,勔遣安国追之,先至益州。琰闭门自守,安国与辅国将军垣闳屯据城南,于是众军继至。安国勋第一,封东乡区男,未拜,二〇二〇年,改封钟武县,加邑为四百户。累至宁朔新秀、义阳太守。四年,又改封湘保靖县男。虏陷汝南,司州陷落,以安国为督司州诸军事、宁朔将军、司州经略使。六年,义阳立州治,仍领义阳上卿。稍迁右军将军,假辅师将军。元徽二年,为晋熙Wang Zheng虏司马,辅师将军仍然。转游击将军。三年,出为持节、御史青兖冀三州缘淮前锋诸军事、辅师将军、幽州太师。2018年,进号亚军将军,还为游击将军,加散骑常侍、征虏将军。

卷二十九

前废帝景和元年,以本号督兗州诸军事、兗州知府。太宗初即位,四方反叛,
孝祖外孙子司徒参军颍川葛僧韶建议衔命征孝祖入朝,上遣之。时温州县令薛安都遣
薛索兒等屯据津径,僧韶间行得至,说孝祖曰:“景和凶狂,开垦未有,朝野危极,
假命漏刻。主上圣德天挺,神武在躬,曾不浃辰,夷凶翦暴,更造天地,未足为言。
国乱朝危,宜立长生,公卿百辟,人一点差别也没有议,泰平之隆,非旦则夕。而群小相煽,
构造无端,贪利幼弱,竞怀希望。使天道助逆,群凶事申,则主幼时艰,权柄不一,
兵难互起,岂有自容之地。舅少有立功之志,长以气节成名,若便能控济、河义勇,
还奉朝廷,非唯匡主静乱,乃能够垂名竹帛。”孝祖具问朝廷音讯,僧韶随方酬譬,
并陈兵甲精强,主上欲委以四驱之任。孝祖即日弃老婆,率文武二千人随僧韶还都。

  殷孝祖,陈郡长平人也。曾祖羡,晋光禄勋。父祖并不达。孝祖少诞节,好酒色,有气干。太祖元嘉末,为奉朝请,员外散骑校尉。世祖以其有武用,除奋武将军、济北里胥。入为积射将军。大明初,索虏寇青州,上遣孝祖北援,受太傅颜师伯节度,累与虏战,频大破之,事在师伯传。还授太子旅贲中郎将,加龙骧将军。竟陵王诞据明州为逆,孝祖隶沈庆之攻诞,又有胜绩,迁西阳王子尚军机大臣、宁朔将军、南济阴里正。出为盱眙校尉,将军照旧。还为虎贲中郎将,仍除宁朔将军、阳平东平二郡校尉。又迁乌特勒支、南郡,将军依旧。

沈攸之事起,太祖以安国为湘州都督,征虏将军照旧。先是王蕴罢州,南中郎将秦皇岛王翙未之镇,蕴宁朔里正庾佩玉权行州事,朝廷先遣南中郎将中兵参军临湘令韩幼宗领军防州。沈攸之之难,三人各相疑阻,佩玉辄杀幼宗。平西将军黄回至郢州,遣军经理候伯行湘州事,又杀佩玉。候伯与回同卫将军袁粲谋石头事,回令候伯水军乘舸往赴,会众军已至,不得入。太祖令安国至镇,收候伯诛之。寻进号前将军。建元元年,进爵,增邑第六百货户。转右卫将军,加给事中。二年,虏寇边,上遣安国出司州,安集民户。诏曰:“郢、司之间,流杂繁广,宜并加区判,定其专项。参详两州,事无专任,安国可暂往高管。”以本官使持节,总荆郢诸军北讨事,屯义阳西关。虏未至,安国移屯沔口以俟应接。改封湘乡。

列传第十  吕安国全景文周山图周盘龙王广之

时普天同逆,朝廷唯保丹阳一郡,而恒久县寻又反叛。义兴贼垂至延陵,内外
忧危,咸欲奔散。孝祖忽至,众力十分多,并伧楚英雄,人情于是大安。进孝祖号季军,假节、督前锋诸军事,遣向虎槛,拒对南贼。御仗先有诸葛孔明筒袖铠帽,二十
五石弩射之不可能入,上悉以赐孝祖。孝祖负其诚节,凌轹诸将,台军有父亲和儿子兄弟在
南者,孝祖并欲推治。由是人情乖离,莫乐为用。进使持节、侍中兗州青冀幽四州
诸军事、县令将军,左徒照旧。时贼据赭圻,孝祖将进攻之,与大统王玄谟别,悲
不自胜,众并骇怪。泰始二年3月三十一日,与贼合战,常以鼓盖自随,军中人相谓曰:
“殷统军可谓死将矣。今与贼交锋,而以羽仪自标显,若善射者十士攒射,欲不毙,
得乎?”是日,于阵为矢所中死,时年五十二。追赠散骑常侍、征北将军,持节、
长史依旧。封秭归县侯,食邑千户。四年,追改封建安县,谥曰忠侯。孝祖子悉为
薛安都所杀,以从兄子慧达继封。齐受禅,国除。

  前废帝景和元年,以本号督兗州诸军事、兗州参知政事。太宗初即位,四方反叛,孝祖孙子司徒参军颍川葛僧韶建议衔命征孝祖入朝,上遣之。时金华都尉薛安都遣薛索兒等屯据津径,僧韶间行得至,说孝祖曰:「景和凶狂,开采未有,朝野危极,假命漏刻。主上圣德天挺,神武在躬,曾不浃辰,夷凶翦暴,更造天地,未足为言。国乱朝危,宜立长生,公卿百辟,人无差距议,泰平之隆,非旦则夕。而群小相煽,构造无端,贪利幼弱,竞怀希望。使天道助逆,群凶事申,则主幼时艰,权柄不一,兵难互起,岂有自容之地。舅少有立功之志,长以气节成名,若便能控济、河义勇,还奉朝廷,非唯匡主静乱,乃能够垂名竹帛。」孝祖具问朝廷消息,僧韶随方酬譬,并陈兵甲精强,主上欲委以四驱之任。孝祖即日弃爱妻,率文武二千人随僧韶还都。

世祖即位,授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平西将军、司州太傅,领义阳里正。永明二年,徙节度使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、平北将军、南宛城经略使,仍为都尉、湘州士大夫。四年,湘川蛮动,安国督州兵讨之。有疾,征为光禄大夫,加散骑常侍。安国欣有文授,谓其子曰:“汝后勿作袴褶驱使,单衣犹恨不称,当为朱衣官也。”上遣中书舍人茹法亮敕安国曰:“吾恒忧卿疾病,应有所须,勿致难也。”前一年,迁都官都尉,领太子左率。六年,迁领军将军。安国累居将率,在朝以宿旧见遇。寻迁散骑常侍、金紫光禄先生、金陵中正,给扶。上又敕茹法亮曰:“吾见吕安国疾状,自不宜劳,且脚中既恒恶,扶人至吾前,于礼望殊成有亏,吾难敕之。其人甚讳病,卿可作私意向,其若好差不复须扶人,依例入,幸勿牵勉。”八年,卒,年六十四。赠使持节、镇北老将、南荆州军机章京,常侍还是。给鼓吹一部。谥肃侯。

  吕安国,金陵明州人也。宋大明末,安国以将领见任,隐重有干局,为刘勔所称。泰始二年,勔征殷琰于彭城,安国以建威将军为勔军副。众军击破琰大将军杜叔宝军于横塘,安国抄断贼粮道,烧其运车,多所伤杀。琰众奔退,勔遣安国追之,先至广陵。琰闭门自守,安国与辅国将军垣闳屯据城南,于是众军继至。安国勋第一,封井冈山市男,未拜,前年,改封钟武县,加邑为四百户。累至宁朔将军、义阳校尉。四年,又改封湘城步拉祜族自治县男。虏陷汝南,司州失守,以安国为督司州诸军事、宁朔将军、司州上大夫。六年,义阳立州治,仍领义阳经略使。稍迁右军将军,假辅师将军。元徽二年,为晋熙王征同志虏司马,辅师将军照旧。转游击将军。三年,出为持节、太守青兖冀三州缘淮前锋诸军事、辅师将军、交州知府。前年,进号亚军将军,还为游击将军,加散骑常侍、征虏将军。

刘勔,字伯猷,益州人也。祖怀义,始兴长史。父颖之,汝南、新蔡二郡郎中,
征林邑,遇疾卒。勔少有志节,兼好文义。家贫,为马尼拉增城令,新德里参知政事刘道锡
引为扬烈府主簿。元嘉二十七年,索虏南侵,道锡遣勔奉使诣京都,太祖引见之,
酬对称旨,除宁远将军、绥远太守。元嘉末,萧简据迈阿密为乱,勔起义讨之,烧其
西门。华盛顿里胥宗悫又命为军府主簿,以功封大亭侯。除员外散骑上卿。孝建初,
荆、江反叛,宗悫以勔行宁朔大将、闽东内史,领军出安陆。会事平,以本号为晋
康里正,又徙郁林上卿。大明初还都,罗安达都督刘道隆请为宁朔司马。竟陵王诞据
咸阳为逆,勔随道隆受沈庆之节度,事平,封金城县五等侯。除西阳王子尚士大夫参
军,入直阁。先是,遣费沈伐陈檀,不克,乃除勔龙骧将军、西江督护、郁林县令。
勔既至,率军进讨,随宜翦定,大概名马,并献珊瑚连理树,上甚悦。还除新安王
子鸾太傅中兵参军,遭母忧,不拜。前废帝即位,起为振威将军、屯骑军机章京,入直
阁。

  时普天同逆,朝廷唯保丹阳一郡,而恒久县寻又反叛。义兴贼垂至延陵,内外忧危,咸欲奔散。孝祖忽至,众力非常多,并伧楚英雄,人情于是大安。进孝祖号亚军,假节、督前锋诸军事,遣向虎槛,拒对南贼。御仗先有诸葛孔明筒袖铠帽,二十五石弩射之不能够入,上悉以赐孝祖。孝祖负其诚节,凌轹诸将,台军有老爹和儿子兄弟在南者,孝祖并欲推治。由是人情乖离,莫乐为用。进使持节、里正兗州青冀幽四州诸军事、大将军将军,左徒还是。时贼据赭圻,孝祖将进攻之,与大统王玄谟别,悲不自胜,众并骇怪。泰始二年一月二十四日,与贼合战,常以鼓盖自随,军中人相谓曰:「殷统军可谓死将矣。今与贼交锋,而以羽仪自标显,若善射者十士攒射,欲不毙,得乎?」是日,于阵为矢所中死,时年五十二。追赠散骑常侍、征北将军,持节、太守依然。封秭归县侯,食邑千户。四年,追改封建安县,谥曰忠侯。孝祖子悉为薛安都所杀,以从兄子慧达继封。齐受禅,国除。

时旧将帅又有吴郡全景文,字弘达。少有力气,与沈攸之同载出都,到奔牛埭,于岸上息,有人相之:“君等皆方伯人,行业富贵也。”景文谓攸之曰:“富贵或可一位耳,今言皆然,此殆妄言也。”景文仍得将领为军主。孝建初,为竟陵王骠骑行参军,以功封阿克苏河侯。除员外郎,积射将军。泰始二年,为假节、宁朔将军、冗从仆射、军主。随前将军刘亮讨破东贼于晋陵,除长水节度使,假辅国将军。北讨薛索儿于破釜,领水军断贼粮食运输公司。仍随太祖于葛冢石梁,再战皆有功。南贼周旋未决,敕景文隶刘亮拒刘胡,攻围力战,身被数十创,除前军将军,封孝宁县侯,邑第六百货户。除宁朔将军,游击将军,假辅师将军,高平军机大臣,镇军、安西二府司马,骁骑将军。元徽末,出为南寿春少保、历阳太傅,辅国将军照旧。迁征虏将军、南琅邪济阴二郡提辖、军主,寻加散骑常侍。建元元年,以不预佐命,国除,授南琅邪太傅,常侍、将军照旧。迁光禄先生,征虏将军、临川王征同志西司马、南郡都督。还,累迁为给事中,光禄大夫。永明九年,卒。

  沈攸之事起,太祖以安国为湘州参知政事,征虏将军如故。先是王蕴罢州,南开中学郎将荆州王翙未之镇,蕴宁朔太师庾佩玉权行州事,朝廷先遣南开中学郎将中兵参军临湘令韩幼宗领军防州。沈攸之之难,几个人各相疑阻,佩玉辄杀幼宗。平西将军黄回至郢州,遣军CEO候伯行湘州事,又杀佩玉。候伯与回同卫将军袁粲谋石头事,回令候伯水军乘舸往赴,会众军已至,不得入。太祖令安国至镇,收候伯诛之。寻进号前爱将。建元元年,进爵,增邑第六百货户。转右卫将军,加给事中。二年,虏寇边,上遣安国出司州,安集民户。诏曰:「郢、司之间,流杂繁广,宜并加区判,定其直属。参详两州,事无专任,安国可暂往老总。」以本官使持节,总荆郢诸军北讨事,屯义阳西关。虏未至,安国移屯沔口以俟应接。改封湘乡。

太宗即位,加宁朔将军,参知政事照旧。江州士大夫晋安王子勋为逆,四方响应,勔
以本官领建平王景素辅国司马,进据梁山。会幽州军机大臣殷琰反叛,征勔还都,假辅
国将军,率众讨琰,甲仗三十八位入六门。复兼山阳王休祐骠骑司马,余还是。破琰
将刘顺于宛唐,杜叔宝于横塘,事在琰传。除辅国将军、山阳王休祐骠骑谘议参军、
梁郡太傅、假节,不拜。琰婴城固守,自正阳至于清祀,薛道标、庞孟虬并向寿阳,
勔内攻外御,战无不捷。善抚将帅,以朴实为众所依。将军王广之求勔所自乘马,
诸将帅并忿广之叨冒,劝勔以法裁之,勔欢笑,即时解马与广之。复除使持节、督
广交二州诸军事、平越南中国郎将、都柏林节度使,将军还是,不拜。及琰开门请降,勔约
令三军,不得自由。城内士民,秋毫无所失,百姓感悦,咸曰来苏。百姓生为立碑。
改督益宁二州诸军事、交州少保,持节、将军依旧,又不拜。还首都,拜太子左卫
率,封横峰县侯,食邑千户。

  刘勔,字伯猷,明州人也。祖怀义,始兴都督。父颖之,汝南、新蔡二郡上卿,征林邑,遇疾卒。勔少有志节,兼好文义。家贫,为迈阿密增城令,马尼拉知府刘道锡引为扬烈府主簿。元嘉二十七年,索虏南侵,道锡遣勔奉使诣京都,太祖引见之,酬对称旨,除宁远将军、绥远太史。元嘉末,萧简据华盛顿为乱,勔起义讨之,烧其西门。新德里节度使宗悫又命为军府主簿,以功封大亭侯。除员外散骑里胥。孝建初,荆、江反叛,宗悫以勔行宁朔将军、湘西内史,领军出安陆。会事平,以本号为晋康参知政事,又徙郁林都督。大明初还都,常州抚军刘道隆请为宁朔司马。竟陵王诞据郑城为逆,勔随道隆受沈庆之节度,事平,封金城县五等侯。除西阳王子尚太守参军,入直阁。先是,遣费沈伐陈檀,不克,乃除勔龙骧将军、西江督护、郁林太师。勔既至,率军进讨,随宜翦定,大致名马,并献珊瑚连理树,上甚悦。还除新安王子鸾里正中兵参军,遭母忧,不拜。前废帝即位,起为振威将军、屯骑节度使,入直阁。

周山图,字季寂,义兴义乡人也。少贫微,佣书自业。有气干,为吴郡晋陵防郡队主。宋孝武伐太初,山图豫勋,赐爵关中侯。临安教头沈僧荣镇瑕丘,与山图有旧,感到己建武府参军。竟陵王诞据益州反,僧荣遣山图领二百人诣沈庆之受节度,事平论勋,为中书舍人戴明宝所仰。泰始初,为殿中将军。四方反叛,仆射王健举山图将领,呼与语,甚悦,使领百舸为四驱。与军主佼长生等攻破贼湖白、赭圻二城。除员外郎,加振武将军。豫平浓湖,追贼至西阳还,明帝赏之,赐苑西宅一区。镇军将军张永征薛安都于顺德,山图领二千人迎运至武原,为虏骑所追,合战,多所伤杀。虏围转急,山图据城自固,然后更结阵死战。突围出,虏披靡不能够禁。众称其勇,呼为“武原将”。及永军大捷,山图收散卒得千余名,守下邳城。还,除给事中、冗从仆射、直阁将军。

  世祖即位,授使持节、散骑常侍、平西将军、司州都督,领义阳太师。永明二年,徙里胥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、平北将领、南临安提辖,仍为上卿、湘州上大夫。四年,湘川蛮动,安国督州兵讨之。有疾,征为光禄大夫,加散骑常侍。安国欣有文授,谓其子曰:「汝后勿作袴褶驱使,单衣犹恨不称,当为朱衣官也。」上遣中书舍人茹法亮敕安国曰:「吾恒忧卿疾病,应有所须,勿致难也。」二〇二〇年,迁都官太尉,领太子左率。六年,迁领军将军。安国累居将率,在朝以宿旧见遇。寻迁散骑常侍、金紫光禄先生、钱塘中正,给扶。上又敕茹法亮曰:「吾见吕安国疾状,自不宜劳,且脚中既恒恶,扶人至吾前,于礼望殊成有亏,吾难敕之。其人甚讳病,卿可作私意向,其若好差不复须扶人,依例入,幸勿牵勉。」八年,卒,年六十四。赠使持节、镇武老将、南交州都尉,常侍依旧。给鼓吹一部。谥肃侯。

琰初求救索虏,虏大众屯据汝南。泰始三年,以勔为征虏将军、督西讨前锋诸
军事,假节、置佐、本官照旧。先是,常珍奇据汝南,与琰为逆,琰降,因据戍降
虏,事在琰传。至是引虏西河公、长社公攻围辅国将军、汝阴军机章京张景远。景远与
军主杨文苌拒击,大破之。景远寻病卒,太宗嘉其功,追赠亚军将军、建邺太史,
追封含洭县男,食邑三百户,以文苌代为汝阴太尉。除勔右卫将军,仍感觉使持节、
大将军豫司二州诸军事、征虏将军、凉州左徒,余照旧。四年,除节度使,领射声郎中,
又不受。进号右将军。其年,虏遣卢氏司马赵怀仁步骑五百,寇武津县。勔遣龙骧
将军曲于洪林轻兵进讨,虏众惊散。虏子都公阏于拔又率三百人民防航空运输车囗囗千两,于
西峡台东水上结营。陈家福单骑直入,斩拔首,因攻击西峡台,即陷外垒,获车1000三百乘,斩首一百五十级。勔又使司徒参军孙昙瓘督弋阳以西,会虏寇义阳,昙瓘
大破之。虏上其北寿春租,有车二千两,勔招荒人,邀击于大庆,虏众奔散,焚烧米谷。

  太宗即位,加宁朔将军,通判依旧。江州里正晋安王子勋为逆,四方响应,勔以本官领建平王景素辅国司马,进据梁山。会顺德太师殷琰反叛,征勔还都,假辅国将军,率众讨琰,甲仗三13个人入六门。复兼山阳王休祐骠骑司马,余依旧。破琰将刘顺于宛唐,杜叔宝于横塘,事在琰传。除辅国将军、山阳王休祐骠骑谘议参军、梁郡御史、假节,不拜。琰婴城固守,自正月至于除月,薛道标、庞孟虬并向寿阳,勔内攻外御,战无不捷。善抚将帅,以宽厚为众所依。将军王广之求勔所自乘马,诸将帅并忿广之叨冒,劝勔以法裁之,勔欢笑,即时解马与广之。复除使持节、督广交二州诸军事、平越南中国郎将、布宜诺斯艾Liss上大夫,将军依然,不拜。及琰开门请降,勔约令三军,不得自由。城内士民,秋毫无所失,百姓感悦,咸曰来苏。百姓生为立碑。改督益宁二州诸军事、益州军机大臣,持节、将军照旧,又不拜。还首都,拜太子左卫率,封南城县侯,食邑千户。

山图好酒多失,明帝数加怒诮,后遂自改。出为钱唐新城戍。是时宛城淮西地新没虏,更于历阳立镇,五年,以山图为龙骧将军、历阳令,领兵守城。

  时旧将帅又有吴郡全景文,字弘达。少有劲头,与沈攸之同载出都,到奔牛埭,于岸上息,有人相之:「君等皆方伯人,行业富贵也。」景文谓攸之曰:「富贵或可一位耳,今言皆然,此殆妄言也。」景文仍得将领为军主。孝建初,为竟陵王骠骑行参军,以功封黄河侯。除员外郎,积射将军。泰始二年,为假节、宁朔将军、冗从仆射、军主。随前爱将刘亮讨破东贼于晋陵,除长水御史,假辅国将军。北讨薛索儿于破釜,领水军断贼粮食运输公司。仍随太祖于葛冢石梁,再战皆有功。南贼周旋未决,敕景文隶刘亮拒刘胡,攻围力战,身被数十创,除前军将军,封孝宁县侯,邑第六百货户。除宁朔将军,游击将军,假辅师将军,高平抚军,镇军、安西二府司马,骁骑将军。元徽末,出为南明州太傅、历阳太史,辅国将军依然。迁征虏将军、南琅邪济阴二郡提辖、军主,寻加散骑常侍。建元元年,以不预佐命,国除,授南琅邪知府,常侍、将军依旧。迁光禄先生,征虏将军、临川王征(Wang-Zheng)西司马、南郡长史。还,累迁为给事中,光禄大夫。永明九年,卒。

淮西人贾元友上书太宗,劝北攻悬瓠,可收陈郡、南顿、汝南、新蔡四郡之地。
上以所陈示勔,使具条答。勔对曰:

  琰初求救索虏,虏大众屯据汝南。泰始三年,以勔为征虏将军、督西讨前锋诸军事,假节、置佐、本官依旧。先是,常珍奇据汝南,与琰为逆,琰降,因据戍降虏,事在琰传。至是引虏西河公、长社公攻围辅国将军、汝阴军机大臣张景远。景远与军主杨文苌拒击,大破之。景远寻病卒,太宗嘉其功,追赠季军将军、大梁节度使,追封含洭县男,食邑三百户,以文苌代为汝阴长史。除勔右卫将军,仍以为使持节、太师豫司二州诸军事、征虏将军、咸阳侍郎,余照旧。四年,除士大夫,领射声里胥,又不受。进号右将军。其年,虏遣新郑司马赵怀仁步骑五百,寇武津县。勔遣龙骧将军曲韩平轻兵进讨,虏众惊散。虏子都公阏于拔又率第三百货人民防空运车囗囗千两,于卢氏台东水上结营。韩平单骑直入,斩拔首,因攻击卢氏台,即陷外垒,获车1000三百乘,斩首一百五十级。勔又使司徒参军孙昙瓘督弋阳以西,会虏寇义阳,昙瓘大破之。虏上其北明州租,有车二千两,勔招荒人,邀击于扬州,虏众奔散,点火米谷。

初,临海亡命田流自号“黄海王”,逃窜会稽鄞县边海山谷中,立屯营,分布首要,官军无法讨。明帝遣直后闻人袭说降之,授流龙骧将军,流受命,将党与出,行达海盐,放兵大掠而反。是冬,杀鄞令耿猷,东境大震。六年,敕山图将兵东屯浃口,广设购募。流为其副暨挐所杀,别帅杜连、梅洛生各拥众自守。至来年,山图分兵掩讨,皆平之。

  周山图,字季寂,义兴义乡人也。少贫微,佣书自业。有气干,为吴郡晋陵防郡队主。宋孝武伐太初,山图豫勋,赐爵关中侯。交州经略使沈僧荣镇瑕丘,与山图有旧,感觉己建武府参军。竟陵王诞据彭城反,僧荣遣山图领二百人诣沈庆之受节度,事平论勋,为中书舍人戴明宝所仰。泰始初,为殿中将军。四方反叛,仆射李京举山图将领,呼与语,甚悦,使领百舸为后驱。与军主佼长生等攻破贼湖白、赭圻二城。除员外郎,加振武将军。豫平浓湖,追贼至西阳还,明帝赏之,赐苑西宅一区。镇军将军张永征薛安都于彭城,山图领二千人迎运至武原,为虏骑所追,合战,多所伤杀。虏围转急,山图据城自固,然后更结阵死战。突围出,虏披靡不能禁。众称其勇,呼为「武原将」。及永军事力量克,山图收散卒得千余人,守下邳城。还,除给事中、冗从仆射、直阁将军。
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