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22vip

古典军事学之陈书·列传·卷十七

15 6月 , 2019  

谢庄、王景文

沈君理 王瑒 陆缮

谢庄,字希逸,陈郡阳夏人,太常弘微子也。年柒岁,能属文,通《论语》。
及长,韶令美容仪,太祖见而异之,谓士大夫仆射殷景仁、领军将军刘湛曰:“竹园邨出玉,岂虚也哉!”初为始兴王浚后军法曹行应征,转太子舍人,庐陵王医学,太
子洗马,中舍人,庐陵王绍南开中学郎谘议服役。又转随王诞后军谘议,并领记室。分
左氏《经传》,随国立篇,制木方丈,图山川土地,各有分理,离之则州别郡殊,
合之则宇内为一。元嘉二十七年,索虏寇交州,虏遣刺史李孝伯来使,与镇军太师张暢共语,孝伯访问庄及王徽,其人气远布如此。二十九年,除太子中庶子。时南平王铄献赤鹦鹉,普诏群臣为赋。太子左卫率袁淑文冠当时,作赋毕,赍以示庄;
庄赋亦竟,淑见而叹曰:“江东无作者,卿当独秀。笔者若无卿,亦一时之杰也。”遂
隐其赋。

列传第四十五  谢庄王景文

陳書卷二十三

沈君理,字仲伦,吴兴人也。祖僧畟,赵犇民少保。父巡,素与高祖相善,梁
太清中为东阳经略使。侯景平后,元帝征为少府卿。郑城陷,萧詧署金紫光禄大夫。

主犯弑立,转司徒左都督。世祖入讨,密送檄书与庄,令加改治公布。庄遣腹
心门生具庆奉启事密诣世祖曰:“贼劭自绝于天,裂冠毁冕,穷弑极逆,开发未闻,
四海泣血,幽明同愤。奉八月二十三十一日檄,圣迹昭然,伏读感庆。天祚王室,睿哲
重光。殿下文明在岳,神武居陕,肃将乾威,龚行天罚,涤社稷之仇,雪华夷之耻,
使弛坠之构,更获成立,垢辱之氓,复得开胃。伏承所命,柳元景、司马文恭、宗
悫、沈庆之等精甲八万,已次近道。殿下亲董锐旅,授律继进。荆、鄢之师,岷、
汉之众,舳舻万里,旌旆亏天,九土冥符,群后毕会。今独夫歹徒,曾不盈沴,自
相暴殄,省闼横流,百僚屏气,道路以目。檄至,辄布之京邑,朝野同欣,里颂途
歌,室家相庆,莫不望景耸魂,瞻云伫足。先帝以日月之光,照临区宇,风泽所渐,
无幽不洽。况下官世荷宠灵,叨恩逾量,谢病私门,制止虎口,虽志在投报,其路
无由。今大军近次,永清无远,欣悲踊跃,不知所裁。”

  谢庄,字希逸,陈郡阳夏人,太常弘微子也。年七虚岁,能属文,通《论语》。及长,韶令美容仪,太祖见而异之,谓御史仆射殷景仁、领军将军刘湛曰:「葵涌出玉,岂虚也哉!」初为始兴王浚后军法曹行服役,转太子舍人,庐陵王法学,太子洗马,中舍人,庐陵王绍南开中学郎谘议服役。又转随王诞后军谘议,并领记室。分左氏《经传》,随国立篇,制木方丈,图山川土地,各有分理,离之则州别郡殊,合之则宇内为一。元嘉二十七年,索虏寇彭城,虏遣都督李孝伯来使,与镇军太史张暢共语,孝伯访问庄及王徽,其名誉远布如此。二十九年,除太子中庶子。时宣城王铄献赤鹦鹉,普诏群臣为赋。太子左卫率袁淑文冠当时,作赋毕,赍以示庄;庄赋亦竟,淑见而叹曰:「江东无作者,卿当独秀。小编若无卿,亦不时之杰也。」遂隐其赋。

列传第十七  沈君理王瑒陆缮

君理美风仪,博涉经史,有识鉴。起家浙北王法曹敬伯军。高祖镇南南昌,巡遣
君理自东阳谒于高祖,高祖器之,命尚会稽长公主,辟为府西曹掾,稍迁双鸭山豫章
王从事中郎,寻加明威将军,兼上大夫吏部太尉。迁给事黄门巡抚,监吴郡。高祖受
禅,拜驸马太守,封永安亭侯。出为吴郡御史。是时兵革未宁,百姓荒弊,军国之
用,咸资东境,君理招集士卒,修治器材,民下悦附,深以干理见称。

世祖践阼,除抚军。时索虏求通互市,上诏群臣博议。庄议曰:“臣愚感觉獯
猃弃义,唯利是视,关市之请,或以觇国,顺之示弱,无明柔远,距而观衅,有足
表强。且汉文和亲,岂止彭阳之寇;武帝修约,不废马邑之谋。故有余则经略,不
足则闭关。何为屈冠带之邦,通引弓之俗,树无益之轨,招尘点之风。交易爽议,
既应深杜;和平条款诡论,尤宜固绝。臣庸管多蔽,岂识国仪,恩诱降逮,敢不披尽。”
时骠骑将军竟陵王诞当为钱塘,征县令、顺德上大夫南郡王义宣入辅,义宣固辞不入,
而诞便克日下船。庄以:“通判既无入志,骠骑发便有期,如似欲相逼切,于事不
便。”世祖乃申诞发日,义宣竟亦不下。

  元凶弑立,转司徒左都尉。世祖入讨,密送檄书与庄,令加改治发布。庄遣腹心门生具庆奉启事密诣世祖曰:「贼劭自绝于天,裂冠毁冕,穷弑极逆,开拓未闻,四海泣血,幽明同愤。奉6月二十二十日檄,圣迹昭然,伏读感庆。天祚王室,睿哲重光。殿下文明在岳,神武居陕,肃将乾威,龚行天罚,涤社稷之仇,雪华夷之耻,使弛坠之构,更获创立,垢辱之氓,复得活血。伏承所命,柳元景、司马文恭、宗悫、沈庆之等精甲80000,已次近道。殿下亲董锐旅,授律继进。荆、鄢之师,岷、汉之众,舳舻万里,旌旆亏天,九土冥符,群后毕会。今独夫歹徒,曾不盈沴,自相暴殄,省闼横流,百僚屏气,道路以目。檄至,辄布之京邑,朝野同欣,里颂途歌,室家相庆,莫不望景耸魂,瞻云伫足。先帝以日月之光,照临区宇,风泽所渐,无幽不洽。况下官世荷宠灵,叨恩逾量,谢病私门,制止虎口,虽志在投报,其路无由。今大军近次,永清无远,欣悲踊跃,不知所裁。」

  沈君理,字仲伦,吴兴人也。祖僧畟,彭三源民少保。父巡,素与高祖相善,梁老聃中为东阳教头。侯景平后,元帝征为少府卿。兖州陷,萧詧署金紫光禄大夫。

世祖嗣位,征为里正,迁守左民御史,未拜,为明威老马、丹阳尹。天嘉三年,
重授左民郎中,领步兵太尉,寻改前军将军。四年,侯安都徙信阳州,以本官监南
金华。六年,出为仁威将军、东阳左徒。天康元年,以父忧去职。君理因自请往益州迎丧柩,朝议以在位重臣,难令出境,乃遣令长兄君严往焉。及还,将葬,诏赠
巡通判、领军将军,谥曰敬子。其年起君理为信威将军、左卫将军。又起为持节、
太尉东衡、衡二州诸军事、仁威将军、东衡州校尉,领始兴内史。又起为明威将军、
中书令。前后夺情者三,并不就。

上始践阼,欲宣弘风则,下节俭诏书,事在《孝武本纪》。庄虑此制不行,又
言曰:“诏云‘贵戚竞利,兴货廛肆者,悉皆禁制’。此实允惬民听。在那之中若有犯
违,则应依制裁纠;若废法申恩,便为令全部屈。此处分伏愿深思,无缘明诏既下,
而声实乖爽。臣愚谓大臣在禄位者,尤不宜与民争利,不审可得在此诏不?拔葵去
织,实宜深弘。”

  世祖践阼,除侍郎。时索虏求通互市,上诏群臣博议。庄议曰:「臣愚认为獯猃弃义,唯利是视,关市之请,或以觇国,顺之示弱,无明柔远,距而观衅,有足表强。且汉文和亲,岂止彭阳之寇;武帝修约,不废马邑之谋。故有余则经略,不足则闭关。何为屈冠带之邦,通引弓之俗,树无益之轨,招尘点之风。交易爽议,既应深杜;和平条款诡论,尤宜固绝。臣庸管多蔽,岂识国仪,恩诱降逮,敢不披尽。」时骠骑将军竟陵王诞当为寿春,征御史、雍州士大夫南郡王义宣入辅,义宣固辞不入,而诞便克日下船。庄以:「上卿既无入志,骠骑发便有期,如似欲相逼切,于事不便。」世祖乃申诞发日,义宣竟亦不下。

  君理美风仪,博涉经史,有识鉴。起家湘北王法曹敬伯军。高祖镇南南通,巡遣君理自东阳谒于高祖,高祖器之,命尚会稽长公主,辟为府西曹掾,稍迁天水豫章王从事中郎,寻加明威将军,兼经略使吏部太史。迁给事黄门长史,监吴郡。高祖受禅,拜驸马经略使,封永安亭侯。出为吴郡提辖。是时兵革未宁,百姓荒弊,军国之用,咸资东境,君理招集士卒,修治器材,民下悦附,深以干理见称。

太建元年,服阕,除太子詹事,行南宫事,迁吏部少保。二年,高宗以君理女
为皇太子妃,赐爵望蔡县侯,邑五百户。四年,加里胥。五年,迁里胥右仆射,领
吏部,军机章京依然。其年有疾,舆驾亲临视,八月卒,时年四十九。诏赠知府、太子
少傅。丧事所须,随由资给。重赠翊左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经略使仍旧。谥曰贞宪。
君理子遵俭早卒,以弟君高子遵礼为嗣。

孝建元年,迁左卫将军。初,世祖尝赐庄宝剑,庄以与金陵都尉鲁爽告别。爽
后反叛,世祖因宴集,问剑所在,答曰:“昔以与鲁爽别,窃为皇帝杜邮之赐。”
上什么说,当时以为知言。于时搜才路狭,乃上表曰:

  上始践阼,欲宣弘风则,下节俭诏书,事在《孝武本纪》。庄虑此制不行,又言曰:「诏云’贵戚竞利,兴货廛肆者,悉皆禁制’。此实允惬民听。个中若有犯违,则应依制裁纠;若废法申恩,便为令全部屈。此处分伏愿深思,无缘明诏既下,而声实乖爽。臣愚谓大臣在禄位者,尤不宜与民争利,不审可得在此诏不?拔葵去织,实宜深弘。」

  世祖嗣位,征为军机章京,迁守左民御史,未拜,为明威将军、丹阳尹。天嘉三年,重授左民太尉,领步兵上大夫,寻改前军将军。四年,侯安都徙秦皇岛州,以本官监南常州。六年,出为仁威将军、东阳校尉。天康元年,以父忧去职。君理因自请往凉州迎丧柩,朝议以在位重臣,难令出境,乃遣令长兄君严往焉。及还,将葬,诏赠巡教头、领军将军,谥曰敬子。其年起君理为信威将军、左卫将军。又起为持节、左徒东衡、衡二州诸军事、仁威将军、东衡州校尉,领始兴内史。又起为明威将军、中书令。前后夺情者三,并不就。

君理第公公迈,亦方正有干局,仕梁为都尉金部郎。永定中,累迁中书上卿。
天嘉中,历太仆、廷尉,出为镇东始兴王里正、会稽郡丞,行东秦皇岛事。光大元年,
除经略使吏部郎。太建元年,迁为通直散骑常侍,侍西宫。二年卒,时年五十二,赠
散骑常侍。

臣闻功照千里,非特烛车之珍;德柔邻国,岂徒秘璧之贵,故《诗》称殄悴,
《誓》述荣怀,用能道臻无积,化至恭己。伏惟天皇膺庆集图,缔宇开县,夕爽选
政,昃旦调风,采言厮舆,观谣仄远,斯实辰阶告平,颂声方制。臣窃惟隆陂所渐,
治乱之由,何尝不兴资得才,替因失士。故楚书以令人为宝,《虞典》以则哲为难。
进选之轨,既弛中代,登造之律,未阐当今。必欲崇本康务,庇民济俗,匪更怗懘,
奚取五分四。升历中阳,英贤起于徐、沛;受箓白水,茂异出于荆、宛。宁二都智之
所产,七諲愚之所集,实遇与不遇,用与不用耳。

  孝建元年,迁左卫将军。初,世祖尝赐庄宝剑,庄以与益州长史鲁爽告别。爽后哗变,世祖因宴集,问剑所在,答曰:「昔以与鲁爽别,窃为天王杜邮之赐。」上吗说,当时感觉知言。于时搜才路狭,乃上表曰:

  太建元年,服阕,除太子詹事,行西宫事,迁吏部太师。二年,高宗以君理女为皇太子妃,赐爵望蔡县侯,邑五百户。四年,加太尉。五年,迁尚书右仆射,领吏部,知府照旧。其年有疾,舆驾亲临视,十二月卒,时年四十九。诏赠巡抚、太子少傅。丧事所须,随由资给。重赠翊左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教头依旧。谥曰贞宪。君理子遵俭早卒,以弟君高子遵礼为嗣。

君理第六弟君高,字季高,少知名,性刚直,有吏能。以家门外戚,早居清显,
历太子舍人、洗马、中舍人、高宗司空府从事中郎、廷尉卿。太建元年,东境大水,
百姓饥弊,乃以君高为贞威将军、吴令。寻除太子中庶子、太史吏部郎、卫尉卿。
出为宣远将军、平南新竹王都督、黄海少保,行都柏林事。以女为妃子,固辞不行,
复为卫尉卿。八年,诏授持节、太守广等十八州诸军事、宁远将军、平越南中国郎将、
迈阿密军机大臣。岭南俚、獠世相攻伐,君高本文吏,无武干,推心抚御,甚得民和。十
年,卒于官,时年四十七。赠散骑常侍,谥曰祁子。

今大道光帝亨,万务俟德,而九服之旷,九流之艰,提钧悬衡,委之选部。一位之鉴易限,而全世界之才难原;以易限之鉴,镜难原之才,使国罔遗授,野无滞器,
其可得乎?昔公叔与僎同升,管子取臣于盗,赵文非亲士疏嗣,祁奚岂谄雠比子,
茹茅以汇,作范前经,举尔所知,式昭往牒。且自古任荐,奖赏处置处罚弘明,成子举三哲
而身致魏辅,应侯任二士而已捐秦会之,臼季称冀缺而畴以田采,张勃进陈汤而坐以
褫爵。此先事之盛准,亦后王之彝鉴。如臣愚见,宜普命大臣,各举所知,以付太史,依分铨用。若任得其才,举主延赏;有不称职,宜及其坐。重者免黜,轻者左
迁,被举之身,加以软禁,年数多少,随愆议制。若犯大辟,则任者刑论。

  臣闻功照千里,非特烛车之珍;德柔邻国,岂徒秘璧之贵,故《诗》称殄悴,《誓》述荣怀,用能道臻无积,化至恭己。伏惟天子膺庆集图,缔宇开县,夕爽选政,昃旦调风,采言厮舆,观谣仄远,斯实辰阶告平,颂声方制。臣窃惟隆陂所渐,治乱之由,何尝不兴资得才,替因失士。故楚书以让人为宝,《虞典》以则哲为难。进选之轨,既弛中代,登造之律,未阐当今。必欲崇本康务,庇民济俗,匪更怗懘,奚取十分之九。升历中阳,英贤起于徐、沛;受箓白水,茂异出于荆、宛。宁二都智之所产,七諲愚之所集,实遇与不遇,用与不用耳。

  君理第三伯迈,亦方正有干局,仕梁为郎中金部郎。永定中,累迁中书士大夫。天嘉中,历太仆、廷尉,出为镇东始兴王太师、会稽郡丞,行东新乡事。光大元年,除上卿吏部郎。太建元年,迁为通直散骑常侍,侍东宫。二年卒,时年五十二,赠散骑常侍。

王瑒,字子玙,司空冲之第十二子也。沈静有器局,美风度,举止酝藉。梁张家口中,起家秘书郎,迁太子洗马。元帝承制,征为中书节度使,直殿省,仍掌相府管
记。出为西宫内史,迁太子中庶子。丁所生母忧,归于丹阳。江陵陷,梁敬帝承制,
除仁威将军、经略使吏部军机大臣。贞阳侯僭位,以敬帝为太子,授瑒散骑常侍,侍东宫。
寻迁左徒兼太守。

又政平讼理,莫先亲民,亲民之要,实归守宰。故黄霸治颍川累稔,杜畿居河
东历载,或就加恩秩,或入崇辉宠。今莅民之职,自非公私必应代换者,宜遵六年
之制,进获章明庸堕,退得民不勤扰。如此则下无浮谬之愆,上靡弃能之累,考察政绩之风载泰,薪之歌克昌。臣生属亨路,身渐鸿图,遂得奉诏左右,陈愚于侧,
敢露刍言,惧氛恆典。

  今大爱新觉罗·道光亨,万务俟德,而九服之旷,九流之艰,提钧悬衡,委之选部。一位之鉴易限,而举世之才难原;以易限之鉴,镜难原之才,使国罔遗授,野无滞器,其可得乎?昔公叔与僎同升,管子取臣于盗,赵文非亲士疏嗣,祁奚岂谄雠比子,茹茅以汇,作范前经,举尔所知,式昭往牒。且自古任荐,奖赏处置处罚弘明,成子举三哲而身致魏辅,应侯任二士而已捐秦会之,臼季称冀缺而畴以田采,张勃进陈汤而坐以褫爵。此先事之盛准,亦后王之彝鉴。如臣愚见,宜普命大臣,各举所知,以付里胥,依分铨用。若任得其才,举主延赏;有不尽责,宜及其坐。重者免黜,轻者左迁,被举之身,加以拘押,年数多少,随愆议制。若犯大辟,则任者刑论。

  君理第六弟君高,字季高,少盛名,性刚直,有吏能。以家门外戚,早居清显,历太子舍人、洗马、中舍人、高宗司空府从事中郎、廷尉卿。太建元年,东境大水,百姓饥弊,乃以君高为贞威将军、吴令。寻除太子中庶子、参知政事吏部郎、卫尉卿。出为宣远将军、平南夏洛特王都督、红海巡抚,行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事。以女为贵人,固辞不行,复为卫尉卿。八年,诏授持节、上卿广等十八州诸军事、宁远将军、平越南中国郎将、迈阿密御史。岭南俚、獠世相攻伐,君高本文吏,无武干,推心抚御,甚得民和。十年,卒于官,时年四十七。赠散骑常侍,谥曰祁子。

高祖入辅,认为司徒左太史。永定元年,迁守五兵太尉。世祖嗣位,授散骑常
侍,领太子庶子,侍南宫。迁领左骁骑将军、太子中庶子,常侍、提辖还是。瑒为
上卿六载,父冲尝为瑒辞领中庶子,世祖顾谓冲曰:“所以久留瑒于承华,政欲使
太子微有瑒风法耳。”废帝嗣位,以太尉领左骁骑将军。光大元年,以父忧去职。

有诏庄表如此,可付外详议,事非常。其年,拜吏部郎中。庄素多疾,不愿居
选部,与大司马江夏王义恭笺自陈,曰:

  又政平讼理,莫先亲民,亲民之要,实归守宰。故黄霸治颍川累稔,杜畿居河东历载,或就加恩秩,或入崇辉宠。今莅民之职,自非公私必应代换者,宜遵六年之制,进获章明庸堕,退得民不勤扰。如此则下无浮谬之愆,上靡弃能之累,考察政绩之风载泰,薪之歌克昌。臣生属亨路,身渐鸿图,遂得奉诏左右,陈愚于侧,敢露刍言,惧氛恆典。

  王瑒,字子玙,司空冲之第十二子也。沈静有器局,美风度,举止酝藉。梁呼伦贝尔中,起家秘书郎,迁太子洗马。元帝承制,征为中书御史,直殿省,仍掌相府管记。出为西宫内史,迁太子中庶子。丁所生母忧,归于丹阳。江陵陷,梁敬帝承制,除仁威将军、郎中吏部太尉。贞阳侯僭位,以敬帝为皇太子,授瑒散骑常侍,侍春宫。寻迁教头兼都督。

高宗即位,太建元年,复除都尉,领左骁骑将军。迁度支上大夫,领羽林监。出
为信威将军、云麾始兴王军机大臣,行州府事。未行,迁中书令,寻加散骑常侍,除吏
部都尉,常侍还是。瑒性宽和,及居选职,务在静谧,谨守文案,无所抑扬。寻授
经略使右仆射,未拜,加巡抚,迁左仆射,参掌选事,县令还是。瑒兄弟三十馀人,
居家笃睦,每岁时馈遗,遍布近亲,敦诱诸弟,并禀其规训。太建八年卒,时年五
十四。赠令尹、特进、护军将军。丧事随所资给。谥曰光子。

下官凡人,非有达概异识,俗外之志,实因羸疾,常恐奄忽,故少来无意于红尘,岂当有心于崇达邪。顷年乘事回薄,遂果饕非次,既足贻诮明时,又亦取愧朋
友。前以圣道初开,未遑引退,及此诸夏事宁,方陈微请。款志未伸,仍荷今授,
被恩之始,具披寸心,非惟在己知尤,实惧尘秽彝序。

  有诏庄表如此,可付外详议,事不胜。其年,拜吏部都尉。庄素多疾,不愿居选部,与大司马江夏王义恭笺自陈,曰:

  高祖入辅,认为司徒左都督。永定元年,迁守五兵都督。世祖嗣位,授散骑常侍,领太子庶子,侍春宫。迁领左骁骑将军、太子中庶子,常侍、太师还是。瑒为尚书六载,父冲尝为瑒辞领中庶子,世祖顾谓冲曰:「所以久留瑒于承华,政欲使太子微有瑒风法耳。」废帝嗣位,以军机章京领左骁骑将军。光大元年,以父忧去职。

瑒第十四哥瑜,字子珪,亦有名,美容仪,早历清显,年三十,官至太傅。永
定元年,使于齐,以陈郡袁宪为副,齐以王琳之故,执而囚之。齐文宣帝每行,载
死囚以从,齐人呼曰“供御囚”,每有他怒,则召杀之,以快其意。瑜及宪并危殆
者数矣,齐仆射杨遵彦悯其无辜,每救护之。天嘉二年还朝,诏复太守,顷之卒,
时年四十。赠本官,谥曰贞子。

禀生多病,天下所悉,两胁癖疾,殆与生俱,八月发动,不减两三,每至一恶,
痛来逼心,气余如綖。利患数年,遂成恶疾,吸吸惙惙,常如行尸。恆居死病,而
不复道者,岂是疾痊,直以荷恩深重,思答殊施,牵课尪瘵,以综所忝。眼患1月来便不复得夜坐,恆闭帷避风日,昼夜愍懵,为此不复得朝谒诸王,庆吊亲旧,唯
被敕见,不容停耳。此段不堪见宾,已数30日,持此苦生,而使铨综九流,应对无
方之诉,实由圣慈罔已,然当之信自苦剧。若才堪事任,而体气休健,承宠异之遇,
处自效之途,岂苟欲思闲辞事邪!家素贫弊,宅舍未立,兒息不免粗粝,而安之若
命,宁复是能忘微禄,正以复有切于此处,故无复他愿耳。今之所希,唯在小闲。
下官微命,于天下至轻,在己无法不重。屡经披请,未蒙哀恕,良由诚浅辞讷,不
足上感。

  下官凡人,非有达概异识,俗外之志,实因羸疾,常恐奄忽,故少来无意于江湖,岂当有心于崇达邪。顷年乘事回薄,遂果饕非次,既足贻诮明时,又亦取愧朋友。前以圣道初开,未遑引退,及此诸夏事宁,方陈微请。款志未伸,仍荷今授,被恩之始,具披寸心,非惟在己知尤,实惧尘秽彝序。

  高宗即位,太建元年,复除抚军,领左骁骑将军。迁度支上卿,领羽林监。出为信威将军、云麾始兴王太守,行州府事。未行,迁中书令,寻加散骑常侍,除吏部校尉,常侍照旧。瑒性宽和,及居选职,务在万籁无声,谨守文案,无所抑扬。寻授郎中右仆射,未拜,加侍郎,迁左仆射,参掌选事,长史依旧。瑒兄弟三十馀人,居家笃睦,每岁时馈遗,遍布近亲,敦诱诸弟,并禀其规训。太建八年卒,时年五十四。赠左徒、特进、护军将军。丧事随所资给。谥曰光子。

陆缮,字士繻,吴郡吴人也。祖惠晓,齐太常卿。父任,梁校尉中丞。缮幼有
志尚,以雅正著名。起家梁宣惠武陵王法曹相国军。承圣中,授中书太守,掌南宫管
记。江陵陷,缮微服遁还首都。绍泰元年,除司徒右通判,通判中丞,以父任所终,
固辞不就。高祖引缮为司徒司马,迁给事黄门太守、领步兵丞相、通直散骑常侍,
兼太史。永定元年,迁刺史。时留异拥割东阳,新安人向文政与异连结,因据本郡,
朝廷以缮为贞威将军、新安御史。

,
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