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22vip

古典法学之宋史·列传·卷十壹

8 6月 , 2019  

张令铎,棣州厌次人。少以勇力隶军5。唐代清泰中,补宁卫小校。晋初,改隶奉国军。汉乾祐中,从周太祖平河中,以功迁奉国军指挥使。广顺初,迁控鹤指挥使。累迁本军左厢都指挥使、领虔州团练使。从世宗征三明,移领虎捷左厢,加华雷斯堤防使。再征彭城,命与龙捷右厢柴贵分为首都左右厢巡检。世宗将北征,命与韩通、高怀德领兵先赴遵义,又副韩令坤为霸州安顿,率兵把守。恭帝即位,授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、领武信军里正。令铎本名铎,以与河中张铎同姓名,故赐今名。

韩令坤 慕容延剑 符彦卿

3522vip,郭琼,平州卢龙人。祖海,本州两冶使。父令奇,卢台军使。琼少以勇力闻,事契丹,为蕃汉都指挥使。齐国天成人中学,挈其族来归,明宗感到丹东团练使,改刺商州,迁原州。清泰初,移阶州,城垒未葺,蜀人屡寇,琼患之,因徙城保障,民乃无患。受诏攻文州,拔二十余砦,生擒数百人。

周广顺初,加同平章事。洪信常以此妄杀自歉,及革命,内不自安。周祖犹以汉太后之故,移镇京兆。本城兵不满千,王峻西征至陕州,以援大田为辞,又取去数百人。及刘崇北遁,遣禁兵千余屯京兆,洪信益惧,即请入朝,恳辞藩镇,拜左武卫上将军。世宗即位,迁左骁卫中将军。显德伍年,改右龙武国民政党军事委员会侦查计算局军,从世宗北征,为合流口计划。

保兴字光裔,本名保正,太祖取兴守之义改之。建隆初,年10四,以荫补供奉官。前些年,迁尚食副使。太祖尝召功臣子弟询以时事,保兴年最少,应对领会,太祖奇之,拜如京使。开宝中,领顺州军机大臣。太宗征河东,为御砦四面都巡检。太平兴国八年,出为高阳关监军。守信卒,起复,领本州团练使。雍熙初,契丹扰边,与戴兴、杨守一并为澶州前军驻泊。

初,彦卿之行也,世宗以并人虽败,朝廷馈运不继,未议攻击,且令观兵城下,徐图进取。及周师入境,汾、晋吏民望风款接,都以久罹虐政,愿输军须以资兵力,世宗从之。而连下数州,彦卿等都以刍粮未备,欲旋军。世宗不之省,乃调江西近郡輓军食济之。及世宗至城下,命与郭从义、向训、白重赞、史彦超率万骑屯忻口,以拒北援,又下浑源县。

守节字秉直,初补左班殿直,选为江、怀化路采访。还奏称旨,擢阁门祗候。李顺余党扰西川,命与上官正讨平之。高、溪州蛮内寇,又命往图方略,守节言:”山川回险,非笔者师之利。”诏许招纳。

晋天福初,授奉国都头,迁指挥使,改控鹤指挥使、宁国军都虞候。开运中,契丹至汴,行德被获,乃伪请于契丹以自效。契丹信之,方具舟数拾艘载铠甲,令行德率将官和校官军卒送归其国。激汴至河阴,行德谓诸将曰:”笔者辈受国厚恩,而受制于契丹,与其离乡井、投边塞,为国外之鬼,曷若与各位驱逐凶党,共守河阳,姑俟契丹兵退,视天命所属归之,建功业,定祸乱,以图富贵可乎?”众素服行威名,皆曰:”所向惟命,不敢爱死。”行德即杀契丹监使,分授器甲,由汜水倍道抵河阳。契丹上大夫崔廷勋出兵来拒,行德麾众逆击,自旦及午殊死战,廷勋完胜,弃城走。行德遂据河阳,尽以府库分给军官和士兵,因实行德知州事。时契丹兵尚充斥,行德厉士卒,缮甲兵,据上游,士气益奋,人望归之。

师约善射,尝陪辽使燕射玉津园,一发中鹄,发必破的,屡受金带及鞍勒马之赐。

开宝二年五月,移凤翔节度,被病肩舆赴镇,至西京,上言疾亟,请主不医宜昌,从之。假满百日,犹请其奉,为太史所劾,下留司上大夫台。太祖以姻旧特免推鞫,止罢其管辖。捌年5月,卒,年七10八。丧事官给。

陈承昭,江表人。始事李景为保义军节度,周世宗征开封,景以承昭为濠、泗、楚、海水陆都应援使。世宗既拔泗州,引兵东下,命太祖领甲士数千为先锋,遇承昭于淮上征服之,追至山阳北,太祖亲禽承昭以献。世宗释之,授右监门卫中校军,赐锦袍、银带,改右领军卫生高中将军,分司西京。宋初入朝,太祖以承昭习知水利,督治惠农、五丈②河以通漕运,都人利之。建隆二年,河成,赐钱三柒仟0。承昭言其婿王仁表在南唐,帝为致书于李景,令遣归阙,历左右神武统军。

转运使苏舜元荐承祐有将帅才,政事如龚、黄。帝谓辅臣曰:”彼庸人,监司乃龚、黄比之,何所取信哉。”改知马拉加,未行,暴疾卒。赠刺史,谥曰密。承祐所至,多兴作为干扰,百姓苦之。

从征通辽,知庐州行府事,充招安使。战庐州城下,斩首7百余级。寻迁能捷左厢都指挥使、领兵州抗御使,赐骏马7匹。南唐将刘仁赡据姑臧,舒元据福泉山,置连珠砦为援,以抗周师。世宗命怀德率帐下相信数拾骑觇其营垒。怀德夜涉淮,迟明,贼始觉来战,怀德以少击众,擒其裨将以还,尽侦知其地貌强弱,以白世宗。世宗大喜,赐袭衣、金带、器币、银鞍勒马。世宗11日因按辔准壖以观贼势,见一将追击贼众,夺槊以还,令左右问之,乃怀德也。召至行在慰问,许以节铖。

韩令坤,磁州武安人。

西人寇边,朝议发师致讨,继勋抗疏请行,拜秦州调查使兼诸蕃水⑥转运使。既至,推恩信、设方略招诱,诸郡酋长相率奉玉帛、牛酒乞盟,边境以安。俄徙知陕州,就迁保义军兵马留后。

武周同光中,应募隶禁军,累迁奉国立小高校。

咸平二年,知威虏军。会夏人入钞,保兴发官帑钱数万缗分给战士,主者固执不可。保兴曰:”城危如此,安暇中覆,事定,覆而不允,愿以家财偿之。”夏人退,驿置以闻,真宗贷而不问。

辽人驻忻北,游骑及近郊,史彦超以贰千骑当其锋,左右驰击,彦超死之;败辽众贰千余,辽骑遁走。先知为辽人所掩,重伤数百人,诸将论议抵触,师故不振。世宗乃班师,数赐彦卿缯彩、鞍勒马,遣归本镇。还京,拜彦卿太史,改封魏王。恭帝即位,加守侍中。

若拙多诞妄,寡学术,当时以第伍个人及第者为探花,若拙素无文,故目为”瞎榜”云。

汉乾祐初,加同平章事。会契丹饥,大梁民多度关求食,至淮安境者5000余人,景善怀抚,诏给田处之。

子世京为阁门祗候,世文内殿崇班。

莺啼燕语兴国贰年,知春川兼邠、宁都巡检。尝破小遇族,夺名马数十匹,诏书褒谕。居任9年,以简静为治,边镇安之。

宋初,加检校军机章京。乾德2年,又为保信军节度。时皇子兴元尹德昭纳思让女为爱人。开宝二年夏,改护国军节度、河中尹。七年,卒,年七十贰。赠军机大臣。

周初,加兼郎中。广顺二年入朝,献银帛,请开宴,周祖谓左右曰:”诸侯来朝,圣上自当锡宴,以申恺乐,岂俟其贡奉为之耶?”使复赐之。仍令有司自今藩镇有进奉者勿受。俄赐宴广政殿,章又献银千两、马七匹上寿,复不纳。三年,授邓州节度。周祖亲郊,加开府阶,封申国公。世宗即位,加兼中书令。世宗亲征寿阳,命章为攻城水砦都配备,右卫郎中王璨副之。俄徙西北水砦都安顿,再为武胜军节度。

善弋猎,畜鸷禽兽数百,令官健罗鸟雀饲之,人有规劝者辄怒之。在陈州,盛饰廨舍以迓贵主。因完葺城垒,疏牖于上,以瞰衢路,如箭窗状。未尝上闻,宾佐谏之不听,颇涉众议。初,守信镇陈,五拾七年卒,及保吉继是镇,寿亦止是,谈者异之。

周世宗宣懿皇后、太宗懿德皇后,皆彦卿女也。自恭帝及太祖两朝,赐诏书不名。子昭信、昭愿、昭寿。昭信,天雄军衙内都指挥使、领张掖郎中。周显德初,卒,赠检校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、阆州防御使。

继勋猎涉史传,颇达治道,所至有善政。然性吝啬,多省公府费用,时论少之。子守节。

侯章,并州榆次人。初在并门事东魏庄宗为队长,明宗朝迁小校。晋开运末,为忠卫指挥使,屯兵陕州,为前后马步军都指挥使兼三城巡检使。

宁信累任节镇,专务聚敛,积财钜万。尤信奉释氏,在西京建崇德寺,募民辇瓦木,驱迫甚急,而佣直不给,人多苦之。子保兴、保吉。

咸平贰年,迁客省使,知镇州,召对便坐,抚慰以致。昌冬,辽人南侵,德丰缮兵固守,馈馈不绝,诏奖之。三年,改常德。德丰轻财好施,厚享将士。在西面时,母留京师,妻孥寓长安,贫甚,真宗悯之,特诏给团练使奉。逾年,进颍州团练使,知贝、瀛二州。5年,卒,年五10伍。家无余财,谈者善之。

宋初,加检校左徒,俄复镇泾州。州官岁市马,铎厚增其直而私取之,累至十陆万贯,及擅借公帑钱万余缗,侵用官曲伍仟4百饼。事发,召归京师,本州械系其子保常及亲吏宋习。太祖以铎宿旧,释不问,罢镇为左屯卫中校军,奉朝请而已。其所盗用,仍蠲除之,保常、习亦得释。铎又尝假晋邸钱百陆100000,太宗即位,诏贳之。俄命判左金吾街仗。及驾征河东,以铎为巴黎内外都巡检,鄜州节度使高继充、闲厩副使张守明分为里城左右厢巡检。雍熙三年,卒,年七102。赠大将军。

乾德5年,改左骁卫少将军。开宝伍年请老,以本官致仕。8年,卒,年七⑩4。

开宝二年,从征南宁,为御营四面都巡检。三年,改镇许州,赐甲第,留京师。太祖尝召审琦宴射苑中,连中的,赐御马、黄金鞍勒。六年,与高怀德并加同平章事。七年,卒,年五10。

子惟素,至殿内承制。

景德初,授高阳关行营副都安排。契丹既请和,帝思守臣有武干能镇静边郡者,亲录十余名名付中书,禹珪预焉。遂知石州,徙代、广陵,又移澶州,颇勤政治,以瑞麦生、狱空,连诏嘉勉。会河堤决溢,禹珪率徒塞之,宰相王旦使宛城还,言其状,优诏褒之。就拜洺州团练使,寻知广信军。天禧初,复为高阳关副都配备兼知瀛州。二〇二〇年召还,将授四厢之职,卒,年五十玖。录其2子。

乾祐中,以群小用事,心怀忧惧,白太后求解军职,出为镇宁军节度。冬辰,迁保义军节度。初,杨邠以元从功臣为方镇者不谙行政事务,令三司择军将分补诸镇都押牙、孔目官,或恃以朝选,藩帅难制。洪信闻内难,即召马步军都校聂召,奉国军校杨德、王建、黄全武、杨进、翟本,右牙都校任温、武,护圣都校康审澄及判官路涛、掌书记张洞、都押牙杨昭勍、孔目官魏守恭,悉杀之,诬奏谋逆。

王审琦字仲宝,其先辽西人,后徙家三亚。汉乾祐初,隶周祖帐下,性纯谨,甚亲任之。从平李守贞,以功署厅直左番副将。广顺中,历东西班行首、内殿直都知、铁骑指挥使,从世宗征刘崇,力战有功,迁东西班都虞候,改铁骑都虞候,转本军右第2军都校。世宗召禁军诸校宴射苑中,审琦连中的,世宗嘉之,赏赍有加。俄领勤州都督。

古典艺术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注解出处

李琼 郭琼 陈承昭 李万超 白重赞 王仁镐 陈思让 焦继勋 刘重进 袁彦 祁廷训
张铎 李万全

晋天福初,始复姓郭氏。坐事出为聊城团练副使。丁内艰北归,遂家阿伯丁。汉祖在镇,表为马步军都虞候,屡率师破破契丹于代北。及建中号,从义首赞其谋,擢俄克拉荷马城防范使,充西北道行营都虞候,领首军自太行路渡河。

进天章阁侍制,徙知安拉阿巴德。王中正西讨罔功,而诬克臣姑息士卒,使无固志,黜为单州。

彦卿将家子,勇略有谋,善用兵。存审之第四子,军中谓之”符第六”。前后奖赏钜万,悉分给帐下,故士卒乐为就义。辽人自阳城之败,尤畏彦卿,或马病不饮龁,必唾而咒曰:”其中岂有符王邪?晋少主既陷契丹,德光之母问左右曰:”彦卿安在?”或对曰:”闻其已遣归伊兹密尔矣。”德光母曰:”留此人中原,何失策之吗!”其威名如此。

周祖开国,从征慕容彦超,又为都壕砦使,以功授洺州团练使,预收秦、凤,改莱州。从平日照,连移蕲、登贰州,所至有善政。属有诏重均田租,前牟平令马陶,籍隶文登县,隐苗不通,命系之,将斩而后闻。陶惧遁去,由是境内肃然。宋初,入为右武卫军机大臣,迁左骁卫县令。开宝八年,卒,年七拾二。

承信身长8尺,美信表,善持论,且多艺能,虽叛臣之子,然累历藩镇,刻励为政而不苛,故能始终富有。其卒也,蒲民表乞祠之,则其遗爱之在人者可见矣。景德四年,录其孙松为奉职。

怀德将家子,练习戎事,不喜读书,性简率,不修边幅。善音律,自为新声,度曲极精妙。好射猎,尝叁一日露宿野次,获狐兔累数百,或对客不揖而起,由别门引数拾骑从禽于郊。

太祖即位,加守太史。建隆4年春,来朝,赐袭衣、玉带。宴射于羽客园,太祖七发皆中的,彦卿贡名马称贺。

宋初,进封郑国公。建隆二年秋,授右羽林统军。乾德5年,改左领军卫元帅军。重进徒善译语,无他技术,值契丹入中原,遂至方镇。及在环境卫生,尝从幸玉津园,太祖召与语。既退,谓左右曰:”观重进应对不逮常人,前朝认为将帅,何足重耶?”六年,卒,年七十。

武行德,并州榆次人,身长玖尺余,材貌奇伟,家吗贫,常采樵鬻之自给。晋祖镇并门,暇日,从禽郊外,值行德负薪趋拱于道左,晋祖见其魁岸,又所负薪非凡,令力士更举之,俱不能够举,颇奇之,因留帐下。

子允升为内殿承制、阁门祗候。

汉祖入汴,彦卿自奥斯汀来朝,改镇衮州,加兼御史。乾祐中,加兼中书令,封郑国公,拜守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,移镇青州。及杀杨邠辈,召促赴阙下。

白重赞,宪州楼烦人,其先沙陀部族。重赞少从军,有武勇。汉初,自散员都虞候叁迁护圣都指挥使。乾佑中,李守贞据河中叛,拓跋利以重赞为行营先锋都指挥使。河中平,以功领端州军机章京。周初,转护圣左厢都指挥使。未几,出为伯尔尼防卫使,改相州留后。广顺中,授义成军节度。在镇日,河屡决,重赞亲部丁壮,塞大程、六合贰堤,诏书褒美。

古典管理学原来的小说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,转发请申明出处

承衍善骑射,晓单律,颇涉学艺,好吟咏。以功臣子尚主贵显,拥富赀,自奉甚厚。

乾德六年,疽发背卒,年四十六。太祖素服发哀于讲武殿,录其子庆朝为闲厩使,庆雄为闲厩副使。令坤有才情,识治道,与太祖同事周室,情好恩爱。镇常山凡7年,西部以宁。闻其卒,甚悼惜之。

显德元年3月,改南平把守使,充昭义军兵马钤辖,屡败并人及契丹援兵,迁安国军节度观望留后,充北面行营马步军排阵使。伍年,败并军千余于西山下,斩伍百级。是秋,邢州官吏、耆艾邢铢等四十三个人诣阙,求借留思让,诏褒之。十三月,改义成军节度观望留后。

谕曰:王京辈微时,或至为盗、负薪,遭5代之乱,奋身戎功,重据边要。宋兴,稽颡北响,太祖待以诚信,宜无不自安者。景趋利改图,以致灭族。王晏、郭从义迁怒四忿,诬人以死。侯章在藩邸有剥下之名,李洪义狃于肺腑之戚,而无外凛之志,咎孰甚焉。斯皆混乱的世道之习,有不能够尽去之者。武行德守洛邑,辩究欺罔,民用畏服,顾不优于诸人耶?

王彦升字光烈,性冷酷多力,善击剑,号”王剑儿”。本蜀人,元代同光中,蜀平,徙家商丘。

镇大名余拾年,政委牙校刘思遇。思遇贪黠,怙势敛货财,公府之利多入其家,彦卿不之觉。时藩镇率遣亲吏受民租,概量增溢,公取其他羡,而魏郡尤甚。太祖闻之,遣常参官主其事,由是斛量始平。诏以羡零部余粟赐彦卿,以愧其心。

汉初,凤翔军校阳彦昭据城叛,命继勋率师讨之,以功授保大军节度。召入,会汉祖幸大名,留为新加坡市右厢巡检使,俄改右羽林统军。魏显祖末,命继勋领兵北征。及周祖举兵向阙,继勋奉拓跋晃逆战于留子陂,战不利,遂归周祖。

寻以宣徽南院使判应天府,府壁垒不完,盗至卒无以御,承祐始城南关,浚沙、濉、盟三河。徙通化。谏官言承祐祐在应天府给粮不以次,且擅留粮纲,批宣头,不发戍还兵,越法杖配轻罪,借用翰林器,出入拥旗枪,以禁兵同周卫,体涉狂僣,无人臣礼。罢宣徽南院使,许州都监护人,徙节保静军、知许州。

子世安、世隆、世雄、世融。世安至崇仪副使、通事舍人。世隆字本支,以公主子为如京副使,历洛苑、陆宅贰使、领平州太史。性骄恣,每坐诸叔之上,人皆嗤之。景德初卒,特赠商丘防备使。召见其叁子,赐名克基、克绪、克忠,皆面授供奉官。世雄至内殿崇班。世融为内殿承制。世安子克正殿中丞。克基、克忠并为西染院副使兼阁门通事舍人。克绪至内殿承制。世隆幼子克明为西上阁门副使。

建隆二年,萨拉热窝节来朝,赐宅1区。表解军职,徙为山南主人节度、西北面兵马都配置。是冬大雪,遣中使赐貂裘、百子毡帐。肆年春,命师南征,以延钊为福建道行营前军都安插。时延钊被病,诏令肩舆即戎事。贼将汪端与众数千扰朗州,延早擒之,磔于市。荆、湘既平,加检校县令。是冬,卒,年五101。

会亲祀汾阴,若拙以所部缗帛、刍粟十万,输河中以助费,经度制置使陈尧叟言其干职,擢拜右谏议大夫,徙知永兴军府。时邻郡岁饥,前政拒其市籴,若拙至,则许贸易,民赖以济。又移知凤翔府,入拜给事中、知澶州。蝗旱之余,勤于政治,郡民列状乞留。天禧二年,卒,年610四。录其子映为奉礼郎。

王宴,太原滕人,家世力田。晏少壮勇无赖,尝率君冠行攻劫。梁末,徐方大乱,属邑皆为他盗所剽,惟晏乡里恃晏获全。

崇训子知礼,乾中,以荫补供奉官,迁西京作坊副使,出为澶州青海北都巡检使。从太宗征河东,还,以贝、冀等州都巡检使权知麟州。

世宗即位,为殿前散指挥使都校、领溪州尚书。高平之战,督左先锋,以功授虎捷左厢都指挥使、领本州团练使;迁殿前都虞候、领睦州守护使。从征六安,改龙捷左厢都校、沿江马军陪署。归朝,复为殿前都虞候,出为镇淮军都布置。显德五年,世宗在迎銮江口,闻吴人舟数艘泊东〈氵布〉洲,即命延钊与右神武统军宋延渥讨之。延钊以骁骑由陆进,延渥督舟师沿江继进,大破之。淮南平,迁殿前副都指挥使、领锦州节度。恭帝即位,改镇宁军节度,充殿前副都点检,复为北面行营马步军都虞候。

周祖镇邺,表仁镐为副留守。及起兵,仁镐预其谋。周祖即位,仁镐为王峻所忌,出为唐州上卿,迁棣州团练使,入为右卫上卿,充宣徽北院使兼枢密副使。显德初,出为永兴军左徒。世宗嗣位,移河中。会殿中丞上官瓒使河中还,言河中民多匿田租,遂遣瓒按视均定。百姓苦之,多逃亡他郡,仁镐抗论其事,乃止。丁继母忧,去官。

王景,莱州掖人,家世力田。景少倜傥,善骑射,不事生业,结里中恶少为群盗。梁老将王檀镇滑台,以景隶麾下,与清朝庄宗战河上,檀有功,景尝左右之。庄宗入汴,景来降,累迁奉圣都虞候。清泰末,从张敬达围晋阳,会契丹来援,景以所部归晋祖。

乾德初,帝因晚朝与守信等饮酒,酒酣,帝曰:”笔者非尔曹不比此,然吾为圣上,殊不若为经略使之乐,吾终夕未尝高枕而卧。”守信等顿首曰:”前几日命已定,何人复敢有异心,皇上何为出此言耶?”帝曰:”人孰不欲富贵,一旦有以黄袍加汝之身,虽欲不为,其可得乎。”守信等谢曰:”臣愚比不上此,惟主公哀矜之。”帝曰:”人生驹过隙尔,不比多积金、市田宅以遗子孙,歌儿舞女以终天年。君臣之间无所猜嫌,不亦善乎。”守信谢曰:”君主念及此,所谓生死而肉骨也。”明天,皆称病,乞解兵权,帝从之,都是散官就第,赏赍甚厚。

德琛权延钊荫补供奉官,累迁内殿崇班、知夔州。李顺之乱,贼猷张余领众100000余、舟千艘来寇。与顺战凤阳山,斩首千余级;又与白继赟击贼,斩三万科,悉焚其舟。贼剽开州,围云安,德琛往援之,又斩百余级。累诏褒谕。历西京作坊、左藏二副使。咸平二年,转崇仪副使、荆湖南路钤辖。蛮扰澧、鼎境上,德琛战于北〈氵義〉,夺耕牛、铠甲,斩馘以归。徙峡路钤辖,未至,复知夔州。景德中,领张掖太尉,复任峡路,再迁庄宅使,又为并、代钤辖,知宪州。天禧初,改右监门卫里胥。

捌年冬,契丹谋入寇,以思让监澶州军,赐鞍勒马、器帛。讨杨光远于青州也,又为行营右厢兵马都监,兵罢,改磁州太史。会符彦卿北征契丹,思让表求预行。未几,改卫州。连丁内外艰。时武臣罕有执丧礼者,思让不俟诏,去郡奔丧,闻者嘉之。起复鹤壁提辖。

汉祖入汴,以为青海都巡检使。杜重威据大名叛,感觉行营诸军都虞候,重威降,为镇宁军节度。赵思绾之叛,为行营都配置,赐戎装、器仗、金带。师至永兴,围其城,即以从义为永兴军节度。思绾粮尽,城中人相食,从义第书矢上射入城中,说思绾令降,仍表于朝廷,许以华州总理。拓跋纥那从其计,即遣使谕思绾,思绾开门纳款。翌日,从义具军容入城,憩候馆中,思绾入谒,即令武士执之,并其党三百余名悉斩于市,以功加同平章事。周广顺初,加兼令尹,移镇许州。显德初,亲郊,加检校里胥。世宗将征刘崇,从义适来朝,因请扈从,世宗甚悦,改天平军节度,即令从符彦卿破契丹于忻口。师还,以功加兼中书令。四年,从征玉林,移镇金华。及世宗自迎銮至泗州,见于行在。恭帝即位,加开府阶。

康定初,夏人寇延州,元孙与战于三川口,军败见执。传者以为已死,赠忠正军太史兼太史,录其子孙三人。及元昊纳款,纵元孙归。谏官军机大臣奏:元孙军败不死,辱国,请斩塞下。贾昌朝独言曰:”在春秋昌,晋获楚将谷臣,楚获晋将知罃,亦还其国不诛。”因入对,探袖出《魏志于禁传》以奏曰:”前代旱魃败覆而还,多不加罪。”帝乃贷元孙,安置全州。以升祔赦,内徙襄州。侍长史刘湜言:”元孙失军辱命,朝廷贷而不诛,若例从量移,无以劝用命之士。”元孙遂不徙。从徙许州,还京师卒。

盛开运2年,与杜重威、李守贞经略北鄙。契丹主率众10余万围晋盱阳城,军中乏水,凿井辄坏,争绞泥吮之,人马多渴死,时晋师居下风,将战,弓弩莫施。彦卿谓张彦泽、皇甫遇曰:”与其束手就禽,曷若死战,然未必死。”彦泽等然之。遂潜兵尾其后,顺风击之,契丹大胜,其主乘橐驼以遁,获其器甲、旗仗数万以。少帝嘉之,改武宁军节度、同平章事。

子熙载至左千牛卫少保。熙载子禹珪字天锡,粗知书,有打算,幼事太宗藩邸,即位,补东西班承旨,改殿直,带御器材。以材勇擢居禁卫,殿前散祗候都虞候。咸平初,授内殿直都虞候,领恩州上大夫。三年,出为桂林都尉,知洺、瀛、霸三州。并兼兵马钤辖,徙岚州。西人勒厥麻诱众叛,禹珪率众讨之,俘四千余名,获名马孳畜甚众。

守西洛日,白重赞镇河阳,时世宗征日照,重赞虎并人乘间为寇,因葺城垒,且约晏为援。晏意欲兼有3城,即与汉伦同率兵赴之。重赞闻其来,拒不纳,遣人语之曰:”公在陕州已立奇功,河阳小城不烦枉驾。”惭不能对,遂引兵还。

子承衍、承干、宝鸡、承祐、承俊、承偓、承僎、承仅、承休。承西上阁门使、会州御史,承至如京使,承俊、承僎至内殿崇班,承偓至阁门祗候,承仅至左神武将军致仕,承休至内殿承制。

昭愿字致恭,谨厚谦约,颇读书好事。周广顺中,以荫补天雄军牙职,俄领兴州经略使。

咸平中,置江平顶山、荆湖路兵马都监,首被选擢。又讨施、夔州叛蛮,以大义谕其酋长,皆悔过内附,因为之画界定约。还迁阁门通事舍人,监香药榷易院,三司言岁课增八10余万。时守节已为衣库副使,当迁阁门副使,真宗谓辅臣曰:”守节缘财利羡余而迁横行,何以劝边陲效命者?”止认为宫苑副使。

初,晏至镇,悉召故时同为盗者遗以金帛,从容置酒语之曰:”吾乡素多盗,笔者与诸君昔尝为之。后来者固当出诸君之下,为本人告谕,令不复为,若不能够改,吾必尽灭其族。”由是人平静,吏民诣阙举留,请为晏立衣锦碑。世宗初,复请立德政碑。世宗命比部大将军、知制诰张正撰文赐之,诏改其出生地为使相乡勋德时,私门立戟。未几,改海南尹、西京留守。显德三年,移凤翔节度。6年,从世宗北征,为益津关一路马车都布署,韩令坤副焉,遂平三关。

子守正,至内园使。守恩,淳化中,累至崇仪副使,稍迁崇仪使,领大理参知政事。景德初,知原州,就加西上阁门使、知南阳,卒。录其子奉礼郎永安为平顶山评事,后至殿中丞。

开宝中,改领恩州。彦卿养疾居洛,入补供奉官。4年,改领罗州左徒。7年,迁西京作坊副使。俄授尚食使,出护陈、许、蔡、颍等州巡兵。从征温尼伯,为御营四面巡检使。及攻明州,命与定国军节度偓率兵万余,置砦城南。师还,真拜蔡州太守,知并澶二州。不逾月,复移并门兼副安排。丁内艰,起复,为本州团练使,连知永兴军、梓滑2州。

入为盐铁判官,转为工人身份部医师。与3司使陈恕不协,求徙他局,改主判开拆司。车驾北巡,命李沆留守东京,以若拙为判官。河决郓州,朝议徙城以避水患,命若拙与阎承翰往规度,寻命权京东转运使,因发卒塞王陵口,又于齐州浚导水势,设巨堤于采金山,奏免6州所科梢木5百万,民吗便之。河平,真授转运使。召还,拜刑部都尉、知潭州。时三司使缺,若拙自谓得之。及是大失望,因请对,言父母年迈,不愿远适,求纳制命。上怒,谓宰相曰:”士子操修,必须名实相副,颇闻若拙有能干,特迁秩委以藩任,而贪进择禄如此。往有黄观者,或称其能,选为西川转运使,辄诉免,当时黜守远郡。今若拙复尔,亦须谴降。凡用人,岂以亲疏为间,苟能尽瘁奉公,有所树立,何患名位之不至也。”乃追若拙所授告敕,黜知处州,徙多特蒙德。代还,复授刑部提辖,再为盐铁判官,改兵部太尉、河东转运使,赐金紫。

周广顺初,加同平章事。诸将西讨刘崇,承信表求预行。以郊祀恩加开府阶,封杞国公。世宗即位,进南朝鲜公。显德初,征宣城,为濠州攻城副都配置,改寿州北砦都配备兼知行府事。寿州平,累战功,擢忠正军节度、同平章事。时徙州治下蔡,承信既增文其城,又遣监军薛友柔败淮人第六百货余于庐州北。恭帝即位,进封魏国公。

,
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