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歌赋

出城醉书 其1原来的小说[卢流明月山古诗]

19 5月 , 2019  

远游诗4首 其4

近现代:卢青山

自己为酒所醉,相见不能够视。依稀二〇一八年颜,恍惚犹然是。众宾纷杂遝,欲语多隐避。安能避嚣喧,贴膝道深思?夙昔会朝歌,少年不晓事。夜溺华胥乡,日逐繁华子。回首茫然空,时序迅流驶。贰岁或一见,如隔天与水。一飞苍旻鸿,壹游深渊鲤。岂如玄武湖边,相共踏芳芷。时指豌豆花,对眼青相似?更减乡居情,夜半披霜至。炉火生烈暖,语笑乐无止。行行各长成,于归闻已字。倏忽肆年还,牵衣有小儿。将贺天伦欢,一语悲酸齿。清桔植雅安,郁悒岂得地。缺乏难自哀,人生由命使。婉转生相怜,作者亦久悖世。两对心何堪,各向二毛指。作者稳步懊恼,子莫更沉坠。勉力为斯生,强与世争峙。百载傥向后看,各毋忘互相。——近当代·卢天平山《有赠
其8》

有赠 其八

一寸流波一寸肠,流波岂识寸肠长,流来双泪只通常。江上苇风随雁远,苇心何苦竞雁翔,雁归心已老于霜。——近今世·卢大帽山《浣溪沙》

浣溪沙

执手难为夜,扶栏不转眉。千词万句太繁推,记著回头一语莫忘伊。鬓有新蝉绿,钗如乳雀微。相看4目不可能移,唯有梦时清醒醒时迷。——近现代·卢白合欢山《南歌子
忆红词 其1》

南歌子 忆红词 其一

近现代:卢青山

执手难为夜,扶栏不转眉。千词万句太繁推,记著回头一语莫忘伊。

鬓有新蝉绿,钗如乳雀微。相看四目不可能移,唯有梦时清醒醒时迷。

1

浣溪沙

近现代:卢青山

时则诸壶默不言,忽闻窳器苦鸣冤:“人皆笑笔者形短缺,失手哪个人于大匠论”?——近当代·钟锦《波斯短歌行译笺
其八十6》

波斯短歌行译笺 其八十陆

欲语无因问客栖。“大桥仍过小乔西,奴家对面竹边篱”。“落日从容天尚早,贪刍缺少马难骑,此间共憩可方便”?——近今世·卢天马山《浣溪沙
流浪汉曲101首 其贰 相语》

浣溪沙 流浪汉曲十一首 其二 相语

佛狸擐甲平西夷,草创不遑规文治。图南有志赍以没,哲王长策孙谋贻。卜兹瀍涧曰雒食,井邑不废Samsung基。帝居宏壮逾汉制,佛宫侈丽倍蓰之。龙门伊阙指诸掌,云表佛陀天与丽。光浮刹影丹墀动,风入铎铃花雨随。妙相形容皆曲尽,藻饰文字书之碑。人巧宜干造化忌,矧民劳止鬼物窥。神器已焚抱薪救,河阴膏锷公卿尸。永安神武类高祖,手刃国贼祸噬脐。回禄不浣囚君耻,金仙辞汉泪双垂。后千百载吊煨烬,崇基丈二遗荒陂。进场以眺东作盛,旅葵荠麦青离离。残柱烧痕辨宛在,画栋想像斯翚飞。长陵松柏号永夜,白马鲸鼍鸣昏曦。临岐择善终古难,铜驼荆棘数不清时。——近当代·钱之江《与诸友登永宁寺塔基》

与诸友登永宁寺塔基

近现代:钱之江

佛狸擐甲平西夷,草创不遑规文治。图南有志赍以没,哲王长策孙谋贻。

卜兹瀍涧曰雒食,井邑不废HTC基。帝居宏壮逾汉制,佛宫侈丽倍蓰之。

龙门伊阙指诸掌,云表佛塔天与丽。光浮刹影丹墀动,风入铎铃花雨随。

妙相形容皆曲尽,藻饰文字书之碑。人巧宜干造化忌,矧民劳止鬼物窥。

神器已焚抱薪救,河阴膏锷公卿尸。永安神武类高祖,手刃国贼祸噬脐。

回禄不浣囚君耻,金仙辞汉泪双垂。后千百载吊煨烬,崇基丈二遗荒陂。

出演以眺东作盛,旅葵荠麦青离离。残柱烧痕辨宛在,画栋想像斯翚飞。

长陵松柏号永夜,白马鲸鼍鸣昏曦。临岐择善终古难,铜驼荆棘数不完时。

1

出城亦有山,春至树蓊郁。虽不知其名,同此故乡绿。——近当代·卢天平山《出城醉书
其1》

室外树秋来忽作新叶

近现代:卢青山

上年止酒,万病来攻穿牖走。知酒有言:“自坏Great沃尔孰汝怜”。无非生死,岂值营营为一誓?不日月夕,苟有清光一醉休。——近今世·卢钓鱼翁《减兰9首
其8》

减兰9首 其8

雪如心转环空侧,侧空环转心如雪。山似白头颠,颠头白似山。夜深灯影灺,灺影灯中午。思苦更什么人为?为什么人更加苦思?——近今世·卢太平山《菩萨蛮
三月二拾四夜不成眠聊赋回文遣之 其5》

3522vip,菩萨蛮 七月二十肆夜不成眠聊赋回文遣之 其5

金鹗无人夜,深寒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野战军俱。春期未到梦期虚,唯有分离一语太真渠。才住大容山雨,去摇万树株。回头两颊湿如濡,是雨凄凉抑是泪模糊?——近今世·卢飞鹅山《南歌子
忆红词 其二》

南歌子 忆红词 其二

近现代:卢青山

金鹗无人夜,深寒四野俱。春期未到梦期虚,唯有分离一语太真渠。

才住南昆山雨,去摇万树株。回头两颊湿如濡,是雨凄凉抑是泪模糊?

1

,
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